第1429章 被骂得现身--

第1429章 被骂得现身

    “管好我自己?在江湖上混个几年以为内功好就能对老子指手画脚?小子你找死”

    翁……

    这人似乎颇为自傲并不把如今名震江湖的萧沙放在眼里、本就被董天乐骂得暴怒此刻再受萧沙攻击可谓怒上加怒,见得萧沙袭来当即持刀反击而出。

    他的刀是一柄黝黑古旧的大砍刀,看起来除了黝黑外别无特点,人也是一个长相丑恶的人、放在人群中几乎就找不出来的那种,可这一人一刀一出手便是刀光飞洒嗡鸣不绝、刀势之猛之神奇连萧沙都忍不住侧目。

    这人出刀只是一瞬!

    这一瞬间,本就有些昏暗的天地一下黑了,方圆半里外阳光还能从树木中洒下、方圆半里内却瞬间漆黑一片、天是黑色、地是黑色、连人目光所及都是一片伸手不见拇指的黑,仿佛四周每一寸空气都被黑色侵蚀。

    这是刀的黑、也是刀灵的威!

    这人出手很奇特、刀芒万化遮天、刀灵辅助蔓延化地,不过区区一瞬就把萧沙和楚问心等人所在这一片地方尽数化作一片令人心惊的黑暗。

    黑暗中、其连人带刀隐匿无踪,气息消失、人也不见!

    一种隐藏于暗中的危机瞬间出现、令同样眼前一片黑的董天乐几个莫名心惊,因为这样的环境中对方若是偷袭恐怕就连同阶中的大部分人都没办法、一个炼窍境界的高手偷袭在什么时候光是听起来就让人惊悚莫名、更别说其还拥有最适合偷袭的秘法刀招。

    不过五人里面还有一个并不受此影响、或者影响并不大,那就是萧沙!

    此人这一招化明为暗放在别处确实能让许多同阶的高手猝不及防下心惊受难,可这里面却不包括他,因为他拥有的感气之能即使是在黑暗无比的环境中依旧能让他清晰的分辨出这人所在方位。

    或许是因为大意或者极度的自信,或许是对他没有了解!

    此时这人依旧还在原地、且居然主动往萧沙方向冲,似乎想趁着萧沙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时候取了他性命。

    黑暗中萧沙并不能看清对方轮廓和出招方式,但是感气所知那地方一个充满深厚真气的人形气影各处真气正急速运转到某处如同手臂的所在、之后更灌注在刀上朝自己的脑袋划来。

    本来他确实是看不清的,但是对方真气运转勾勒轮廓却让他的感知清晰得如同白昼。

    对方出刀无声无息,与黑暗相合可谓神出鬼没、只是但凡有真气的地方萧沙感气之能都能分辨得出,当即他人与刀攻势不停依旧横劈而去。

    “你……能发现我?”

    萧沙横劈刀势又急又猛且攻击方位丝毫不变,正面对上刀势的这人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为了保命、本想趁着自身与黑暗统合为一偷袭的刀招霎时收回横拦身前,心惊中试图先挡住这一招再破掉萧沙能发现自己的秘法,只是……

    他似乎真的久不闻世事!

    铛……

    下一刻,两人双刀交击、大量璀璨的火星照亮漆黑的视野,劲力震颤方圆十里、虚空震动、地裂山崩、黄土倒卷。

    火星光华闪耀一瞬,一声如同见鬼的惊呼自黑暗中响起,伴随在后的是猛然倒飞出去的人影、以及一柄倒飞出去的黑色长刀。

    ……

    再然后天就亮了!

    当这人的长刀脱手、当双方交击分出胜负,一切的黑暗都在一瞬间消弭、天地复归常态、之前那瞬间而来的黑暗宛如幻觉、来得快去得更快!

    这时候重新恢复视线的董天乐几个看到了那抛飞在半空的黝黑大砍刀,也同样看到了‘砰砰砰’撞断了好几棵大树倒飞出去十几丈,右手衣袖碎裂、整条手臂从肩膀到手腕全数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那个猥琐汉子。

    此时这人面色如鬼青白相间、右臂皮肉爆裂翻飞血淋淋一片、狼狈倒飞出去的同时原本的自信全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狼狈和惊恐。

    “你居然……”

    惊天动地的倒退中,这人看着一招将他击败打伤的萧沙追击而至的身影,明明是个五大三粗的男子震惊之下声音却尖锐得像个太监。

    “看来你闭关确实太久了、久到了落伍的程度,来这里前难道就没打听一下我萧沙是什么人吗?”

    “还是你自信修为达到炼窍巅峰加上黑狱刀的刀灵就能纵横天下?当真以为现在还是炼窍巅峰就能天下无敌的年代吗?”

    劈这个词有力量、也很野蛮,所以萧沙的横劈这一招也很野蛮惊爆、纵然不是地阶强招,以他远超同阶的深厚修为施展出来也足以有玄阶巅峰招式一击之力、此人虽有神兵在手却也根本无法抵挡,更何况……

    “当初终南山带着这口刀来请我蕴灵的应该是你的弟子吧?没想到今日你竟然用它来杀我?黑狱宝刀刀灵吞光却弱在三寸,当我不知道吗?”

    在这人惊骇莫名的目光中,一刀将之击败击退更击破黑暗领域的萧沙化作一道青色光华追击而上,连番嘲讽出口同时人和刀依旧一往无前。

    此时沧锋寒雨的剑气水滴护罩虽然速度开始减慢、数量开始减少却还没消失、这点时间足够他杀一个来回,只要近战他依旧有把握杀了这人。

    “你是神兵师肃、肃水?你是肃水?”

    锵……

    双方临近一瞬,萧沙一刀横劈力聚一点、劈向对方脖颈欲一刀削首,心下冷笑、事情都快过去一年现在才知道自己是肃水会不会有点晚了?

    “不不不……大师,我不知道是你、早知道是你……我铁定饶不了他们。”

    刀锋临头,这人身法展开如虚空掠步、于危机一刻恰好避过萧沙刀锋、纵身一跃就欲往外飞出,武功倒是不错身法也好、可脸上的惊恐之色却不似作伪,结合所说的话,似乎这一切真的是有人坑他这个久不入尘世的人。

    死!

    嗡……

    一刀落空、在半空中的萧沙身形一转刀借人势锋芒不减依旧追上,靠近后二话不说兜着对方胸口依旧横劈而出,同样毫不留情。

    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来作妖他哪管对方是真被坑还是假做戏、许罡和董天乐都受伤至此、文红锦屡次历险,宫卫死伤这么多、寒雨、杨善、古胜几个又失踪,这么多的损失令他下定决心杀人。

    “住手啊大师,我真不知道你就是肃水,不然就算是亲孙子我也绝不会放过他……”

    呼呼呼呼……铛!

    再度横劈的这刀萧沙刀势依旧刚猛锋锐一往无前,因期间调节保持‘劈’的势头威力一如最初丝毫不曾减弱,反之这人心神皆乱有伤在身兵器又不在可谓破绽大露本不可能抵挡,但是那口黑狱神刀通灵、竟然在这个时候倒飞而回,好巧不巧的横拦在其身前替他挨了一刀。

    萧沙的影神刀虽利对方也是宝刀、因此虽一刀得手也只不过将对方这口黑狱宝刀劈得带着巨大力量狠狠砸在其身上、巨大的力量虽令这人胸骨手骨断裂许多更喷血倒飞出去却没能及时将之击杀。

    还差一点,可惜了!

    因为这一点小小的意外萧沙眉头一挑面上尽是遗憾之色,在这人抛飞中以为自己即将死在他刀下的时候猛的收敛刀势,凭空一个燕子回旋抽身往董天乐几个所在之处退去。

    沧锋寒雨形成的剑气水滴护罩即将彻底消散了!

    他不知道除了为了钱而来也为钱而退的聂天衣以及之前似乎在闭关、对很多事都一无所知的这人外赢家还有没有暗手,但是在他心里董天乐几个的安危远比这人的性命重要得多,此时护罩即将消失、若还有炼窍巅峰的高手将是董天乐几个最危险的时候,他自然得回去保护他们、一击不中下杀人的心思瞬间打消。

    而事实也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

    ……

    就在黑暗消失,萧沙和那人交手生死即将明了、残留的沧锋寒雨剑气水滴护罩更加薄弱缓慢即将彻底消失的一瞬,一道急如风、掠似影、动如光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董天乐几个身边。

    这人修为一丝一毫都不外泄、周身更仿佛弥漫着一层模模糊糊的氤氲让人分不清男女老少、甚至连身形高矮都也分不清,修炼到巅峰的敛息法门以及顶尖轻功更让其出现得毫无征兆。

    其手中有剑、一样和他本人一样氤氲缭绕模糊如烟!

    他的目标很明确,在出现一刻就一剑似缓却急的刺向背着许罡、正看着萧沙和那人方向的董天乐脑门,出剑无声、人亦无声,诡异的攻击和出现方式致使虽然平时大咧咧实际上警惕心也够高的董天乐都没发觉死神降临。

    但是或许其修为不够高的缘故,董天乐、许罡、文红锦三个没发觉,楚问心却发现了,所以……

    收!

    突然间,察觉不对的楚问心瞬间转身、左手抓着拴着天外奇石的栓龙扣不放,右臂一动、行生愿死顿时一刀迎上。

    叮!

    电光火石间刀剑交击发出一声轻响、楚问心刀上劲力放空现出拉扯力量将对方长剑中蓄势待发的内劲全数似长鲸吸水般吸纳而来。

    刀剑碰撞的力道令对方长剑偏移角度一剑刺空的同时,内劲变化更把剑上对方的真气全数吸纳入体。

    化!

    下一刻他内息运转,强行将从对方长剑上吸纳而来、比他自己还雄浑不少的内劲转化,同时横刀削出试图把对方避开、毕竟对方此时距离董天乐实在太近、随时可以再次出手。

    除了刚才的一声轻响外,一切依旧无声无息!

    本极具自信的刺杀功败垂成,来人反应极快、楚问心刀锋一出其整个人都如没有骨头似的迅速折了一个腰避过,随后快速起身又是一剑刺向董天乐、目标依旧明确无比、就是为了杀董天乐来的。

    此时听见刀剑交击的董天乐和文红锦、许罡三人已经回过神看向这边,虽然震惊的发现这近在咫尺大家却没发现的刺客、却已经来不及闪避。

    运!

    危急之际,楚问心不顾强行承受雄浑内劲震得自身口鼻喷血周身鼓胀的剧痛,真气强招运转下将自己的内劲和吸来的对方真气一起运转贯冲右臂,随即行生愿死凌空一转向对方长剑绞杀而去。

    这是以攻为守的一招,来人虽然不是炼窍巅峰功力却也有三百来窍比他强了一些、若是由他本身的功力施展恐怕根本不能完美抵挡,但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