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叫我创界神-
叫我创界神

第644章

    “光防备着那小丫头的蛊毒,结果却着了其他人的道,老头子我一世英名也算是毁了大半”说到这里,夏柳青不禁一脸自嘲,虽说英名有些夸张,但好歹也算是异人界有数的高手,如今却是阴沟里翻船,这张老脸算是丢了大半。不过相比起金凤,他这张老脸又算的了什么,“虽然老头子我这请求的确太过冒昧,但是算我求你们了,帮我去把金凤救出来。”

    老肖、球儿和老孟三人不语,虽然按照情理来讲的话,一名行将就木的老者之情不当拒绝,可站在双方的立场角度来讲,彼此之间正邪不两立,不帮是应当,帮了反而可能会落人口舌,着实为难。

    看出了三人心中顾虑,夏柳青幽幽道,“我知道戴眼镜的想要杀我,我也知道你们头疼该怎么处置我,只要你们能帮我救金凤,我这颗脑袋你们拿去就是了,作为一名全性中人,历年被我所殃及的无辜共有91人,我什么时候横死都不冤!但是金凤不一样,她加入全性只是为了”

    说到这里,他卡了壳,那个名字不提也罢,“反正她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即便是按照你们正派人士的标准来讲,她也是个不错的人,她就是个傻姑娘”

    面对夏柳青的希冀,谁也说不出拒绝的话,球儿作为昔日随夏柳青习武之人,亦算是其半个传人,此时忍不住想要开口替夏老头说几句话。

    然而老肖却开口了,就在众人以为这家伙不近人情之时,他却出乎意料的一言不发掏出了手机,因为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陈朵找到了!’

    夏柳青算是幸运吗?或许可以说是适逢其会吧,又或许是老肖其实并不打算对他出手,总之这也算是变相答应了他的请求。

    ‘干得漂亮,东北的,别耽误了,咱们赶紧追上去!’

    老孟一脸激动的发了个消息,发完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动身。

    老肖第二个走,其他人也陆续离开,球儿是最后一个走的,临走之前对着夏柳青挥了挥手,“夏老头,你也算我半个师父,金凤婆婆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夏柳青闻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或许他这辈子做的最英明的决定就是传了球儿自己的绝学,他出言喊住了即将离去的球儿,在其疑惑的神色之中冲她招了招手。

    球儿走近,却见夏柳青掏出了一只彩色手套,“拿去吧,你肯定没准备,这德性你怎么跟他们拼?”

    球儿见这东西的一瞬间就认了出来,这可是神格面具的必备之物,每一种都代表了一个人,神色诧异道,“真的给我?你怎么办?”

    夏柳青摆了摆手,“放心,我自己还有压箱底的,总不能把这些带进棺材里吧?”

    球儿接过,神色有些复杂。

    夏柳青满足的叹了口气,“这下,我也总算是有了传人了。”

    球儿紧紧握了握彩帕,缓缓放进口袋里,“救回了金凤婆婆我会联系你。”

    说罢,她转身朝着众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夏柳青气力在这一刻算是耗尽,仰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因为他最大的担忧已经没了,现在要做的,就是一边疗伤,一边等待着消息。

    循着东北给出的位置,众人来到这里却没有看到东北的临时工,是以纷纷发出消息进行询问。

    数分钟后,东北发出了消息,‘来了来了,我刚去确认了陈朵的位置,他们一行四人,但是并没有看到金凤婆婆,应该是被他们用特殊的手段困住了,还有一件事情,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他们躲在城郊的非工厂休息,而我在那里,看到了另一个’

    ‘黄涛!’

    ‘黄涛是谁???’球儿诧异。

    ‘我刚才拖上级去查了一下这个叫黄涛的人,结果资料上显示这家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然而就是这个被判定为普通人的人,参与了围攻夏柳青的行列。’

    众人很清楚这其中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帮凭空冒出来的家伙来历神秘,极有可能来自一个没有任何情报的组织,试想一下,普通人又怎么能够使用法器?要知道法器也是需要用炁来催动的,是以这个叫黄涛的人,又怎么会是普通人?

    “说起来,这个东北的家伙到底在什么地方?宝儿姐,你感觉到了吗?”

    听到张楚岚的询问,冯宝宝默默感应了一会,淡淡道,“我只感应到一个人,应该是华中的那位,这个东北的我没有感应到。”

    张楚岚心下满是疑惑,用手机发出了一个信息,‘东北的,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张楚岚一惊,这里距离城郊可不算近,一去一回怎么可能如此之快?除非这家伙是肺癌过去的,但人又怎么会飞?

    “高叔,你说这个人到底是”

    光臣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张楚岚无奈叹了口气,只能将疑惑压在心底,心下暗道这帮临时工就没有一个正常的,譬如天生杀人狂老肖、不良少女球儿、性格懦弱老孟以及没有露面的华中和神神秘秘的东北,也不知道自己这次来究竟是不是对的,跟这帮人在一起压力十足。

    他怎么想,别人不知道,更没兴趣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陈朵,在东北的帮助之下,他们来到了城郊的非工厂。

    东北的发了一句陈朵在内,众人加油便匿了,其他人也不在意,只有光臣的神色颇有些意味深长。

    球儿扫视四周,挥动着涂了黑指甲油的白皙玉手拍死了几只虫子,眉头微皱,提醒众人,“这里虫子很多,小心最好别被叮了,这些东西极有可能是陈朵布下的蛊。”

    老孟仔细看了一眼,面色忽然一变,“不对,这不是虫!”

    与此同时,呆在仓库之内的人也察觉到了老肖他们的到来,原因是那些虫子都是极为细小的微型监控!

    忽然,一大批蚊子从仓库在内飞出,黑压压的一片,看上去极为渗人。

    “这次应该是陈朵放的蛊,千万不要被叮到!”

    听到老孟的提醒,老肖和球儿以炁护体,由于数量太多,他们只能用炁来防御,就在三人严阵以待之时,一阵劲风忽然拂过,便见那黑压压的一片如同倒塌的多米诺骨牌一般纷纷坠落。

    看到这一幕,老孟面色惊讶,“这似乎之纯粹利用拳头挥出来的劲力,怎么会?”

    老肖和球儿纷纷转头望向暗处,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下猜测出手的到底是华北得还是华中的。

    “高叔”张楚岚苦笑,“您一出手也不怕把他们给吓着了。”

    光臣袖着双手,淡淡道,“这有什么?你以为他们承受力这么差?”

    “主要是这么一来,咱们岂不是暴露了?还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呢”

    光臣摇了摇头,“虽然到目前为止的确不需要我们出手,但是我有种预感,这次的任务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说话间,仓库的门开了,但见陈朵领着三人出现,这三个人穿的跟袭击老肖的那几人一样,如此统一的着装再加上人手一件法器,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个势力不俗,隐于暗处的组织。

    “陈朵,又见面了”老孟一脸复杂的看着陈朵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是他将陈朵带了出来,见证她成为了临时工,见证她的背叛,心下可谓五味杂陈,如今更是物是人非。

    陈朵闻言一脸,“您认识我?”

    老孟一怔,旋即自嘲一笑,“你不认识也对,毕竟那个时候我穿着防护服”

    说到这里,他收敛自嘲,厉声问道,“我问你,为什么要杀老廖?他对你那么好!”

    陈朵毫不在意老孟的语气,平淡回答,“为什么?因为他挡了我的路。”

    老孟一怔,“挡挡了你的路?”

    多么荒谬的理由,就因为这个,所以老廖死了?他不信陈朵如此冷酷无情,是以他想听其解释。

    而陈朵,也的确给出了解释,“我姑且承认廖叔是个好人吧,在他看来,我之前的人生十分不幸,所以他竭尽全力的想要让我过得好一些,他教我如何以一个正常人的方式生活,替我安排了临时工的身份,我相信他是真心为我好,并且希望我能够安全且幸福的活着,因此我一直很感激,只是”

    说到这里,她话锋一转,“当真正你能够让我幸福的机会降临的时候,他为什么要挡住我?我个人是否幸福为什么要由他来判定?”

    听到这话,老孟反驳,“不是这样的,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老廖绝不是这样的人,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你还是是个小姑娘,什么都不懂,跟我们回公司吧,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陈朵冷哼一声,“没什么好误会的,廖叔可能到死都不知道,他才是”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这么,面色一变,死死的盯着老孟,“这个声音是你?这么多年,我还以为忘了这个声音。”

    老孟闻言知晓陈朵将自己认了出来,这原本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此刻,他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你就是当年把我从洞中接出去的那个人吧?”陈朵问道。

    老孟缓缓点头,“你没忘记我?”

    陈朵面色在老孟诧异的目光之中变得极为阴沉,“我怎么会忘?毕竟你才是我变得不幸的始作俑者!你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

    老孟闻言一脸错愕,“怎么会?这从何说起?自从我救你出来之后,我们就再没见过了。”

    陈朵不语,其身后之人已经按捺不住,“陈大师,他们就交给我们吧!”

    陈朵不置可否,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三人见此急不可耐的朝着老肖三人冲去,各自拿着手中法器挥舞着攻来。

    法器虽好,但毕竟身外之物,对付其他人人倒勉强,可他们面前的,是三个手段非凡的临时工。

    肖自在出身少林寺,习得不少少林绝技,手段扎实,修为不俗,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天人之境,虽然是初入,但已不凡。

    球儿所学甚杂,但其天赋异禀,学来的本事都能化为己用同时加以改良变得更加适合自己,而其最厉害的手段,是习自夏柳青的神格面具,这功夫,极为诡异,能够大幅提升施术者修为。

    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老孟,看上去虽然很怂,但同样也不能小觑。

    很快,几番交手,那三人轻易就被击败,初时还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自认为击败老肖他们轻而易举,没想到败的如此干脆。

    陈朵见此早有预料,喝止了三人无谓的战斗,招了招手,从其口中吐出三只被炁包裹的异虫,淡淡道,“吃下它吧,吃下了或许你们就能击败他们了”

    三人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吃下去,丝毫不在乎这东西有没有毒,仿佛是天大的恩赐一般。

    看到这一幕,一直没有出手的光臣忍不住皱眉,“这帮家伙,看上去就好像是某个邪教组织一样。”

    张楚岚认同点头,“这三个人那一脸虔诚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是信徒,从他们对陈朵毕恭毕敬的样子,很显然陈朵在那个组织里的地位不低。”

    光臣不置可否,叹了口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听到这话,张楚岚心下咯噔一声,“高叔,您这是要”

    光臣不语,缓缓从暗处走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张楚岚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急忙拉着冯宝宝一起跟了出去,“宝儿姐,快阻止高叔,恐怕他要杀陈朵!”

    冯宝宝一脸纳闷,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张楚岚此刻也顾不上解释,只希望自己得动作能够快一点。

    陈朵已经上车准备走了,至于那三个人说白了就是炮灰,她抛弃的毫不犹豫。

    点火发动,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心下忽然警铃大作,她以极快的速度将车门打开,纵身跳出了车外。

    下一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辆suv瞬间报废。